• 在这个阴晴不定的午后,窗外的玻璃森林与黄浦江,安静甚至有些许懒散。

    工作时间写博客,可见如今的这份工作也算是闲到一个境界。

    但也这是当下的生活状态,你必须接受它,然后蓄力再次推翻。

     

    每一天的清晨,我会沿着浦东的主干道骑着自行车,穿过街边公园,最后在陆家嘴的人潮里找到自己的那个玻璃森林。

    打卡看新闻吃早饭,打两三通电话就开始无聊的上网。

    准时下班后回家对着电脑上雅思网课,然后试图自学日语的高翻。

    你问我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,我也不知道。

    谁知道有一天这些无用的,散漫的生活会不会给你指明下一条路。

    或者时隔十几年重新学习英语,最后也只是因为要去米国或欧洲会旧友。

    也不失为一种打发时间的神器。

     

    回国后的一年,有一阵子觉得自己接受到的信息太多。

    日子自然远不及霓虹时单纯而忙碌。因此些许恐慌。

    心里大致是知道的,我不需要那么多信息。

    也没有打算做一个彻底的社会属性极高的正能量青年。

    生活也自然无法与之前相比,在这个国度养活自己其实难度不小。

    是有生活压力的。最原本的经济压力。

    而不像之前,只是有高强度的工作时间与时刻折磨你的精神束缚。

    以及那些突然来袭的一瞬间。

     

    但仍旧。

    回来对我来说是件不赖的事情。

    一个人看电影,看戏,做饭打扫整理,连春风都先得熟悉而心安。

    再加上偶尔的聚会,肆无忌惮的跟老友们谈笑江山,也算是对多年刻意扮演的生活的释放。

    当然也有那些迈不过的令人伤脑的事。

    只是我们在经历那些风雨那些时光之后,也变得更为淡然而镇定。

    相应的,我们可能也无法再投入到一场轰烈的,纯粹的爱情之中。

    为此,还是偶尔会自怜。

     

    沈从文的那句遗言近来时常在脑中闪现。

    【我对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好说的】。

    某一天还认真思考了下这问题。

    我对这个世界,我对这个世界的人们,还有什么要说的。

    好像也是提不起任何兴致,像十年前那般倾泻而出的身体感觉,也不知在何年何月消逸殆尽。

     

    不知道这一年会发生什么。

    即便心里有期待,可能早已本能的害怕抗拒期待。

    因此,也不再跟自己对话,只想在一个和煦的午后,喝一杯浓烈的单枞,再昏昏睡去。

     

    春夏秋冬再一春。

    这是一个没有千本樱的春天。

  • 这一个夏天,我在上海。

    窝在与陌生人合租的白领公寓里,等待开始另一段生活。

     

    离开日本的那一刻,并未如预想中的澎湃汹涌。

    我与那个国家,或许依旧是没有结束的故事。

    六载春夏秋冬,异国他乡,给了我希望也给了我绝望。

    最后终都化成了云烟,飘散缠绕。

     

    我还是不知道前路在哪里,也不去想会遇见什么人。

    这么多年,我时刻感觉或刻意强调我不再需要新的朋友或旅伴,

    而实际上,还是会遇见一些可爱的人,一起看过一些夏叶冬霜。

    只是我始终知道,有一天,他们会成家,有注定一起看细水长流的人。

    所以,习惯了相聚分离。

    我已经不再奢求那个人,伴君余生。

     

    正是因为一个人,所以最后选择离开日本,终结一个时代。

    对我来说,任何他乡都是故乡,而唯一的故乡是回不去的。

    这是你的人生,面对世界站立的姿态。

    我总是如此给自己做心理建设,然后去往下一站。

     

    但是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    2015年7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3年多后,我回来了。

    当初关掉这个博客,并一键删除后,隐隐觉得,会有那么一天,我会重新enter。

    这跟勇气无关,跟境遇无关。

    我只是知道,生命中,总有一些我们无法逾越,却貌似穿越的过往,以及未知的前路。

     

    3年前,并未预想过今日仍会留在这个国度。

    早起晚睡,西装领带,点头哈腰,假装平实的过起了上班族的生活。

    做着任何人都觉得无趣之极的工作。

    这么多年,我总是试图提醒自己,不要去妄想,顺应天意,翻越生活。

     

    3年后,我也没想到回归的线索,会是听到一首歌。

    想起了那些人与那些事。

    无关那些些许恐怖的执念,只关于青春岁月里那些真挚的情感,与真心的人们。

    这么多年,我始终在心里保留着对他们的情怀。

    不管他们是否被生活塑造成了我们曾经厌恶的样子。

    我只知道,他们陪我渡过了那些孤寂,激烈的年少时光。

     

    3年后,我也并未成为那些世俗故事里,重新出发,保持着真挚热烈的人。

    寻找,这件事,我相信它会伴随着自己些许浪荡的半生。

    两鬓早已生华发,远方依旧充满诱惑。

    而对于终将成为什么样的人,却意兴阑珊。

    那是对结局的一种漠不关心。

    可能,生活并未曾给我一个所希冀的阶段性胜利,于是便自欺欺人的假装视而不见。

    有些事,若已感知大限已至,便会试图说服自己,免于偏执。

     

    时至今日,仍旧充满感激。

    感激那些年,看着这个博客,陪我作,陪我哭,陪我笑的看客。

    感激那个曾经寄予了我希望与挣扎的旧友,爱人。

    感激生活将我带到今时,并未被吞噬。

     

    春夏秋冬又一夏。